• 外婆 - [随笔]

    2008-12-18

          虽然知道外婆能早点离开于她于我们都是比较安慰的一件事,可晚上听到妈妈电话里说外婆快不行了,还是觉得很吃惊,后来挂了电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就难过起来。

          很难过很难过,再跟表姐通电话的时候,忍不住就哭了……

  • 喝喜酒 - [随笔]

    2008-12-16

          早就接到庄女士的懿旨,让郭小侠代替郭大侠去喝喜酒,郭小侠其实很为难的,因为是郭大侠的江湖朋友的儿子结婚,郭小侠既不认识他的江湖朋友,也不认识江湖朋友的儿子,就这么贸贸然去喝喜酒,感觉实在不好意思。可庄女士发话了,说郭大侠出差在外,她自己又琐事繁忙,你作为代表人不去谁去呀?郭小侠无奈,只能诺诺地带了礼金,在单位开会结束后以飓风的速度骑车回家,先抛掉笨重的电脑包之类的东西,再以飓风的速度飞驰到附近的酒店。

          江湖朋友的儿子的酒席早就开始了,郭小侠惴惴地揣着礼金上了电梯,“叮!”门一开,是陌生的新郎和新娘,新郎新娘带着热情的笑容,陌生地望着郭小侠,郭小侠挤出一个同样很热情的笑来,扬了扬手中的大红礼金,小声说恭喜恭喜,恭喜恭喜……幸好郭大侠江湖朋友多,有认识郭小侠的,就拽了她入酒席了。

          一桌子的陌生人啊!一桌子被吃得光光的冷盘啊!

          郭小侠很拘谨地坐着,很客气地对一桌子的陌生人笑,然后,很失望地想怎么冷盘被消灭得那么快呀,也不等郭小侠尽一点绵薄之力……终于,热菜“腾腾”地上来了!

          郭小侠早就腹中饥饿,看见热菜好似看见了黎明的曙光大地的希望,顿时激动得连手也颤抖起来,拿在手上的筷子“啪啦”掉了下去,幸好没有引发同桌陌生人的大关注。郭小侠重新拿了双筷子,开始满怀热切地准备搛菜……

          但是,但是……为什么一桌子的陌生大婶们都不搛菜来着?

          她们都同样有些拘谨地坐着,很客气地相互微笑着,然后看看旁人,说:你吃,你吃。

          郭小侠囧了,难道自己上错了酒桌,来到了一个极其谦让极其祥和的群体之中?

          郭小侠雷了,难道自己平日里在家中和众姊妹大打出手狂风卷落叶一般的抢菜吃菜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原始社会形态体现?

          可眼前,分明是一幕多么彬彬有礼的恭敬场面啊……

          直到眼前的热菜成了温菜成了凉菜一直到冷菜,才有筷子伶仃而下,搛起那些早已焉了瘪了变色了没热气了的菜肴。

          多么令人伤心的一幕。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现状是真实存在的,并非郭小侠的幻觉。

          但郭小侠不愿如此,于是她成了出头鸟,每一盘热菜上来后,她鼓起勇气义无反顾地第一个伸出了饥饿的筷子,带着自己饥饿的眼神和饥饿的肚肠一起上场!

          不过她也不忘同桌人,一边搛菜一边很客气地笑:“你们吃啊,你们吃啊……”

          众陌生大婶都是很和蔼地瞅着她,说:“你吃,你吃……”

          敢情她们心里都在想:这可怜的娃儿,也不知道为了这喜酒饿了几顿了?真可怜哟……

          于是,郭小侠就在她们同情的目光中,战战兢兢地吃完了最后一盘菜。

          回到家,庄女士的追踪电话就过来了,询问有无光荣完成革命任务。

          郭小侠仔细思量了一番,斟酌用词,很恭敬地道:“基本完成任务,只是肚子还不太饱。”

          庄女士听后大笑,道:“年末此类任务甚多,郭小侠需再接再厉。”

          于是郭小侠扑通一声被雷倒。

  • 莲花 - [随笔]

    2008-12-03

          说不上我对莲花是怎样的一种喜爱。

          莲花可以称荷花、芙蓉、菡萏,有许多不一样的称呼,可我独独爱莲花,只觉得荷花太俗,芙蓉太艳,菡萏太古,而只有莲,或者莲花,或者睡莲,才能让人感受出这种植物蕴涵在深处的那种意蕴。

          它生长在深阔的湖水中,根茎深深地植入湖底的淤泥里,而花朵和叶片则露出宽阔平静的湖面,在一泊湖水之上,展现其澹然宁静的芳华。

          我常常听神秘园的那首《莲花》,每一次都要沉浸在那种安静悠扬的氛围中,好似在大提琴和小提琴的协奏中,可以聆听到一朵莲花的悄然绽放。那也许是洞庭湖的湖水,在深沉的夜色中闪烁着同样深沉静泊的光芒,湖边是连绵的远山,青黛色的山脊如绵延的兽骨,或是,蜿蜒的游龙,而就在更上一点的地方,有一轮月,或者满月,或者上弦下弦,可它轻巧地生在山脊之上,温柔闪耀着一点清亮亮的光芒,辉映了月下那一泊广阔的洞庭。洞庭湖上烟雾迷蒙,白雾如最轻渺的烟气氤氲其上,笼罩了周边的山水,还有水面上深绿的莲叶,淡粉的莲花。

          那是怎样美丽的莲花和莲叶呢? 

          莲叶有着深绿宽大的叶裾,密密匝匝地遮盖了一片湖面。晚上起风的时候,湖面上的乳白烟雾就被风吹得袅袅而散,而莲叶则相互轻轻摩挲着,发出沙沙的厚实的声响。夜雾重了,有一些露水凝结在了莲叶上,晶莹剔透,月光下,雾气也遮挡不住它们透明的光亮,有时又如星光,又如碎钻,莲叶轻斜,它们便缓缓滚落,叮铃落入湖水中,或者,也是无声的,却在夜的心中留下泠泠碎响。

          而莲花,多数时候的她们是安静的。安静地生长在湖面上,安静地依着或者倚着身旁的莲叶,安静地沐浴在白雾和月光中,也安静地,缓缓地,绽开,和凋谢。可她们都有一颗剔透的心,望着生养着自己的湖水,望着湖面上的波光潋滟,望着月光和雾气,望着湖边青绿竹竿搭成的轻巧水榭,心中溢满柔情